當前位置:

快遞外賣車事故頻發,賠償責任如何劃分?
2019-10-29

今年1至7月銀川市發生多起涉及外賣、快遞車輛的交通事故,造成事故的原因多為超速、逆行、接打電話、未按規定通行等交通違法行為。8月14日,記者從銀川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隊獲悉,近日該支隊召開整改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暨“除隱患防事故保大慶”重點行業警示約談會,約談20余家外賣快遞配送企業負責人。

“盲目追求經濟效益、快拉快跑造成事故增多,車輛隨意改裝、缺乏安全保證。”據銀川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隊相關負責人介紹,4月19日12時30分許,李某駕駛小型越野客車沿賀蘭山中路由東向西行駛至平湖巷交叉路口人行橫道處時,配送員施某駕駛二輪電動車沿此處人行橫道由北向南行駛,雙方發生碰撞,造成施某受傷、車輛受損,當事人施某至今昏迷。

無獨有偶,5月26日18時36分許,配送員吳某某駕駛二輪電動車沿文苑巷與民族南街交叉路口北側由西向東行駛時,遇王某某駕駛小型轎車沿民族南街由北向南行駛至此發生碰撞,造成吳某某受傷、兩車受損。

案例一
使用勞務派遣配送員,用人單位擔責

在某超市門前,楊某駕駛標有C外賣平臺名稱的電動自行車與騎自行車的閆某相撞,造成閆某倒地受傷,交管部門認定楊某負全部責任,閆某無責任。

經查,C外賣平臺與D公司簽署協議,約定D公司負責開發新的配送商,保障滿足外賣配送需求。D公司與B物流公司簽署協議,約定由B物流公司為C外賣平臺商戶或其他C外賣平臺指定的第三方提供外賣產品物流服務。A人力公司與B物流公司簽訂勞務派遣合作協議書,約定由A人力公司向B物流公司派遣員工。A人力公司與楊某簽署勞務派遣合同書,派遣楊某到B物流公司從事為C外賣平臺送餐工作。A人力公司、B物流公司及C外賣平臺均認可楊某事故發生時正在送外賣。庭審中,A人力公司表示由其承擔該事故的全部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勞務派遣期間,被派遣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派遣的用工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勞務派遣單位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本案中,楊某與A人力公司簽訂勞務派遣勞動合同書,A人力公司將楊某派遣到B物流公司從事C外賣平臺送餐工作。現楊某在執行工作任務中造成閆某受傷,應由接受勞務派遣的用工單位即B物流公司承擔侵權責任,現勞務派遣單位A人力公司愿意承擔侵權責任,法院對此不持異議。C外賣平臺與楊某沒有任何關系,故D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楊某系職務行為,不承擔責任。

案例二
快遞三輪車投保,保險公司擔責

在某住宅樓下,王某駕駛電動三輪車送快遞時與周某相撞,導致周某受傷。交管部門認定,王某負事故全部責任,周某無責。另查,王某為快遞公司的員工,其在履行職務時發生此次交通事故。快遞公司所有的電動三輪車在保險公司投保了電動三輪車40萬元第三者責任保險,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內。


西洋棋怎么玩图解